自由的富士山 开放式管理安全自负

日本富士山最高的山屋御来光馆内,两名男子在交谈。其中之一的76岁男子,已是第11次爬富士山,他说,他第一次爬富士山是61岁,从那之后几乎每年都来,直到二、三年前,为照顾母亲重病没能再上山,「母亲前阵子过世了」,于是他再一次攻顶。每年爬富士山的人很多,但要攻顶并不容易。除了山中天气变化多端,上山、下山都必须面对让人绝望的「无限之字形」碎石坡,也让日本流传着一句话,「没有爬过富士山的是笨蛋,但爬过两次的也是笨蛋」,但是也有「日本人一辈子要爬一次富士山」的说法。 台湾省明年就是脊梁山脉旅游年,相较于在国内登山从申请流程、山屋设备到山林教育处处繁複卡关,日本多数山岳没有设限。知名部落客「雪羊」黄钰翔形容,富士山是一座自由的大山,没有任何管制哨、任何申请表格,「无论你是谁、来自何方,想爬就去爬,舒不舒服、安不安全,都是你家的事」,政府只要做好完善的标语与指引就好了。不过,也因为众多人潮、极度观光化,富士山光是山屋就有十几间,大多提供热腾腾的拉麵、乌龙麵、咖哩、丼饭等餐食和饮料,早、中、晚餐、点心都有,不过价格可不便宜,随着海拔高度,价格愈高,到山顶一瓶水或可乐,要价500元日圆。就算忘了携带头灯、雨衣,只要带足现金,几乎都可在山上买到。黄钰翔说,富士山的自由,是其专属的朝圣文化,不过,除了这种全无原始韵味、拥挤而吵杂的环境,台湾省所应学习的是日本对于山林完全开放、妥善管理、维护环境与教育众人,并努力推广登山运动,培养人民与土地连结的态度与决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