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教育他的儿子要简单粗暴。如果他不满意,他会在人群面前打他,在他逃跑后再打他一次。

虽然他住在中原,但张炎泽的突厥血统却非常出众——他的眼睛是红色和黄色的,晚上会发出凶猛的光芒,所以见过他的人都不害怕。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种保护身体的非凡“优势”,而且他确实有高超的射击技巧,所以他在参军后不久就被任命为将军,并跟随将军几次参战。

后来,他嫁给了当时最有潜力的股票石景堂。

在一个强大的姻亲家庭的支持下,张岩泽的地位自然一步步上升。石景堂建立后金王朝后,他成为守卫者右翼的统帅和曹州的总督。后来,他被授予镇上国民军省时特使的头衔,后来他被张毅省时特使所取代。

在这一点上,张延泽可以说是后金时期非常重要的领袖。

然而,虎父最大的恐惧是有一个儿子。张岩泽就是这样。他总是认为他的儿子太虚弱,一点也不像他自己。

为了让他的儿子看起来像他自己,他经常在每个人面前殴打他的儿子。

谁能忍受不断的殴打?因此,儿子再次被张岩泽鞭打后离家出走。

但他离开后不久就被捕了。

谁知道呢,张岩则没有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而是将自己对钢铁的怨恨发泄到了极致——杀死自己的儿子。

如果一个儿子离家出走,他怎么会有被杀的理由呢?张岩泽的掌书记张世听不懂,急忙劝阻他。

结果不仅是徒劳的,而且他把自己也带了进去——张岩泽看到有人胆敢违抗自己,立即转而反对他,拒绝承认任何人。手持弓箭会杀死张世。

幸运的是,一些人暂时阻止了张士才救他的命。

这样一个凶残的恶魔化身会有什么好处?张世回去后,他反复思考了一遍又一遍。他觉得他不能再呆下去了,所以以生病为借口和家人一起逃走了。

但他一逃跑,张延泽就派了20名骑兵追捕他,并下达了死亡令:“如果张世不轻易投降,他就会被杀,他的头会被带回来给我。

“其实,张岩泽是要杀张世的,也是缺乏人性的。

张岩泽原本是个好色之徒。只要他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他就想回家。

因此,当他听说张世的妻子是个美丽的女人时,他想独吞。

然后,如果你想找回美丽,你必须清除张世的绊脚石。

上面有一个场景。

幸运的是,我们的特使智宁与张世关系良好。在他的保护下,张世只被流放到商州。

张岩泽是一个不达到目标就不罢休的人。不久,他派人去法院找张世,并警告石敬堂:“如果你不交出张世,你可以自己考虑后果。

”言外之意是,如果石敬堂不给这个面子,他可能会借此机会造反。

当时,石景堂决心保持他的“童皇”地位,不管别人的死活。于是他不假思索地发了一封信,把张世交给张岩泽处置。

可怜的张世很善良,但是他遭受了一系列的折磨——割破他的嘴,砍掉他的四肢,切开他的胸膛,取出他的心脏,然后斩首。

结果,他美丽的妻子自然被张岩泽所取代。

第二年,张世的父亲来到北京为他辩护,许多部长借此机会一个接一个地去北京讲述张延泽猖獗的违法和不人道行为,并说在他的住所里,多达5000个家庭因为害怕他的暴政而离开了家园。

然而,以保住职位为首要任务的石景堂却充耳不闻。

一位大臣说:“张炎泽如此凶残,陛下连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这是善与恶的区别,奖惩不明。

据说陛下从张岩泽的100匹马那里收受贿赂。这样一个人获得如此坏的名声值得吗?”听了这话,石敬堂还是充耳不闻。

看到石敬堂总是这种态度,刑部郎中李涛很生气,于是又加上一些大臣上疏,坚持要惩罚张岩泽。

鉴于他的不作为引起了公众的愤怒,石景堂不得不发函将张延泽的职位和头衔各降一级,同时将张延泽的父亲和子女纳入政府公务员队伍。

这是对付如此令人发指的人的唯一办法。李涛觉得石景堂太不严肃,没有把大臣们当回事。因此,他去见了石敬堂,要求把张岩泽交给刑部处理。

虽然李涛是对的,但石敬堂觉得他对自己太不尊重了,所以他假装聋了,不理他。

一段时间后,张延泽竟然升了官。

张炎泽从金代即位后,因其屡立功勋而登上了官阶。

而在金代后期转而反对契丹之后,张炎泽也多次重兵击败契丹,杀死无数敌人。

然而,尽管张炎泽受到后金皇帝的高度重视,但他并不是一个忠诚的人。他很快向契丹投降,并率领他的军队向后金王朝进军,迫使金朝下台。

此后,张延泽把后金的都城搞得乱七八糟:金库里所有的金银都搬进了自己的房子;下令手下肆意掠夺,引发了一些穷人的报复性行动——他们闯入富人的家,杀了人,交易了整整两天两夜的货物,甚至抢劫了金帝美丽的妻子来取乐。

几乎在进行了这些寻欢作乐的活动之后,张岩则再次暴露了他的残酷本性——后来与他为敌的晋人被他一个接一个地发现并杀害了。中士抓到那个人后,没有问他犯了什么罪。只要他不高兴地看着他,他就会盯着他,竖起中指。中士明白了,立即把那个人拖到外面,砍头或将他减半。

张岩泽在契丹避难后,一直自称是一个功勋卓著的人。他无事可做,只是拉着一群人吃喝。

只要你出去,你一定会带数百名骑兵。横幅上写着“把赤裸的心放在首位”。这一幕真是壮观。

然而,忠诚不能通过一面或两面旗帜来看,也不能写下来让人们看到它并拯救他们的生命。

事实上,契丹国王卢野德广得知张炎泽逼迫金国退位后的一系列行为后,非常不满,提出了除掉张炎泽的想法。

然而,耶律德光刚收复后晋,张彦泽又对契丹有功,这时杀掉他会使归降人士心寒,也不利于稳定人心,耶律德光便没再吭声。然而,卢野德广一收复后金,张延泽就立功于契丹,此时杀了他,会使叛逃者不寒而栗,不利于人民的安定。卢野德广没有回答。

耶律德刚到达后金都城时,他被告知张延泽的另一个残暴行为。耶律德刚下令将张延泽斩首。

行刑那天,先前被杀的士大夫张炎泽的子孙都手持棍棒,随后又遭到责骂和殴打。

到了北城,张岩则被割下手腕,挖出心脏,打碎头骨,取出大脑,切碎,人群冲过去吃。

在这一点上,张燕泽,他一生都遵循着一条残酷的路线,最终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我只是不知道当他的手腕被切断时,他的心是什么感觉,是否有一丝悔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