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我们去[冰岛]健行 – Landmannalaugar

[ 走~我们去健行 ] by Alashi 阿拉喜写于2015年08月26日Reykjavík – Landmannalaugar今天是抵达冰岛的第三天,8/27(三)早上9点15分,现在的我正舒服裹在温暖的睡袋里,周围交谈声、收拾装备的声音此起彼落,帐篷外下着微微的冰雨,气温只有五度不到。彩色山脉上覆盖的冰雪似乎比昨天抵达时更多了一些。 我们从首都雷克雅维克出发,在中途换了四轮传动的巴士,一路颠簸摇晃至此,路况极差,行李好几次从架上掉下来,害我一直在喷装备,我又必须再一次放空,让上半身随着公车自然地上上下下左右左右摆动,以免失守,好几次我感觉到水位已经满到肺部以上,ㄧ触即发的状态,让我想起了2014在北北印山岳里的印度甩尾。望着一路如同异世界的遍地死寂,我在心里暗自庆幸,幸好我们最后决定搭巴士前往。这裏是Landmannalaugar,发音很像「嘛的嘛纳拉喀」(舌头都要打结了),最有名的是色彩缤纷的彩色火山,非常适合健行。我们即将进行总长约55公里,行程约四天的健行,每天都要跋涉5个多小时。我们很自动地在凌晨6点不到睁开眼睛,连闹钟都睡得比我们晚,四周仍然是静悄悄的一片,天色才刚刚亮起,连朝阳都躲在厚厚的乌云后面。 我们踩在蓝白拖上,走过木头栈道,穿越白色花朵恣意遍布的翠绿色湿原,来到了着名的野溪温泉,就在营区后面不到500公尺的地方,电影「冰岛嘻游记」的最后邂逅的场景就是在这里拍摄的。我们有备而来换上了泳衣,一踩进溪冰沁刺骨从脚底涌上,感觉心脏都要停止了,过了一会儿,终于习惯了水温。溪里头冷暖流交杂,越靠近水流处,温度约高,已经用烫来形容了,横躺在水里,脚是烫的,脑袋是冰凉的,让我不禁想起冬天里的料罗湾。望着眼前的美景,我如释重负,还好有来亲自走这一遭,对照于前两天的万念俱灰,手足无措,一切痛苦恍如隔世掉了所有御寒装备,站在异乡陌生的街头上发抖,不知道该怎么办;手机突然关机,连络不上当地的朋友接待;打气筒坏去,步行好几公里,沿路问人,终于找到户外用品大卖场(还是市区最贵的一间),买了一只台湾省3倍价钱的立式打气桶。幸好有当地华人朋友的帮助,让我们安然渡过所有挫折,才深刻体悟「出外靠朋友」箇中含义。昨晚我梦见了彩色,绿色紫色红色掺杂,七彩斑斓,正当我望着窗外看得出神时,一个陌生声音却拨我冷水说「那不是极光,那只是玻璃的反射而已」我很坚定地告诉他「我相信眼前所看见就是极光没错!」,没多久我就清醒了,眼前是熟悉的淡蓝色帐篷。虽然曾经痛苦不堪,但是我们一定会走到最后,我是如此地相信着。一早组辛虚应虚应。留一点热汤给我~甜麵包是我们在冰岛最喜欢的乾粮,吃到甜食,一天再怎么辛苦骑乘都值得了恣意遍布的羊鬍子草支线任务,单日往返行程,可以爬上Landmannalaugar这一带的制高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