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独旅尼泊尔/只要够渴望,没有到不了的地方

【作者:Irisspace】 ▌关于出发一个人的尼泊尔旅程,怎么回想都是个唐突的决定。萌生这个想法的时候就像脑海中突然飘来一片雾,不是太沉重,也不会挡住前方的路,只要等它散去了,就只是另一个稍纵即逝的想法罢了。可这片雾始终没有散去,甚至每天沈积一些,最后成了一团积云,鼓譟着要我正视自己的思绪,正视心里渴望出发的声音。 「我真的该出发吗?」我每天问自己,至少十次,十次我都告诉自己:妳太冲动了。网页来回刷过好几次,机票每隔一天就涨一些,彷彿是种警示,再告诉自己,妳真的、真的太冲动了。那天下午为了躲雨跑进一间百货公司,华丽的玻璃门内外是两个世界,一个烈雨狂嚎、乌云密布,一个高雅清静、金碧荧煌。走在里头也不是真的要买什么东西,胡乱地走,擦身一个又一个两三坪大的柜位,每个都是成千上万、都是那么精緻的东西。一千块钱的口红,五万块的包包,十几万的首饰,钞票贴出来的光芒。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觉得身边的一切都很好笑,很虚无、很不必要,那么多的钱就是买这些东西吗?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我对这世界的渴望和追寻,居然被我用这么荒谬的标準去否定。于是心中的积云终于下成了一场大雨,汇成一条带领我航向远方的河。订了机票,立刻安排了几个能在旅程中完成的工作案件拉平开支,其实在宽阔的世界面前一切没那么难,其实很多时候只需要一个想法、一个画面来带领自己前进。够渴望,就能启程。够相信,就能抵达。太多的犹豫反而是种消耗,出发吧。▌TPE—KUL—KTM五个小时的飞行,抵达吉隆坡,一杯冰拿铁的转机时间,又搭上另一班飞机前往加德满都(Kathmandu),未知之地。在晚霞的目送下起飞。总在前往一个地方的班机上,就能多少感受到目的地的氛围。飞往吉隆坡的航班安静且有秩序,也可能是因为人少。我独自一人享有整排座椅,中规中矩。飞往加德满都的班机拥挤、缓慢。光是踏上飞机就花了好一段时间。妇人抱着怀中的婴儿和座位上的男人聊天;背着大背包的外国男子望着拥挤的置物箱一筹莫展;后方不耐烦的旅客发出啧啧声;空服员前后奔走地管理秩序;已入座的乘客凝视着狭窄走道上的人潮,静静观看这一场与他们如此接近却又毫不相干的混乱,脸上没有不耐烦,多一点的是好奇。在走道上进退两难,感受到无数双眼神的吸付,也毫无掩饰地看回去。像是一种对等且合理的观察。你是谁?你哪里来?你为什么要去加德满都? ▌他们口中的家乡三月份的加德满都,Nam说我来的时机正好,再晚一些季就要开始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征服尼泊尔一座又一座的高山,热闹也壅挤。现在有阳光,有凉风,有尚不淤塞的街道,唯一无法改变的大概是漫天尘土飞扬、交通无章。Nam是原先要接待我的Airbnb宿主,二十出头岁的年轻人,老家住在离加德满都五小时车程的山间村落,这两年来到加德满都的做登山嚮导。原来约了要和他一起返乡住上几天,可惜他临时排不开工作,最后我们约在加德满都的一间餐厅里碰面,他哥哥在那儿当厨师。没有客人的午后,我们三人坐在二楼的露台上,他两兄弟一人一句和我说起家乡的样子,宽阔的山间平地、潺潺的溪水、地震后重建的家园、好客的父母、热情的邻居、传统的菜餚、没有光害的星空,朴朴实实的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